创纪录!60天300万他众筹了一个新闻通讯社

  不接受广告,沒有大企业老板,专攻调查报道,人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有多爱这样的媒体。

  8月18日,FactWire通讯社在香港正式成立,透过众筹募得了300万港币,创下新闻众筹亚洲纪录,幕后推手是资深记者吴晓东。

  2015年8月18日,吴晓东在脸书上激动宣布,FactWire通讯社正式成立。

  FactWire是吴晓东在香港发起的新闻众筹计划,为了建立一个不受到商业左右的新闻通讯社,他希望透过向民众招募资金的方式来达成,这同时也是香港第一个藉由众筹建立长期新闻机构的项目,对香港甚至世界来说意义重大。

  不接受广告,沒有大企业老板,专攻调查报道,不受左右,这是记者们的理想,但现在记者受到商业考量的压力,而不能完整地将自己看法表达出来,吴晓东的新闻众筹计划,让传媒寒冬里有了暖流。

  这是公共参与的起点,我们将服务于大众,而不是那些商业集团。做这件事是因为我们觉得这个社会值得,我们不寻求任何投资人的赞助,因为FactWire不应该被商业的信念或偏好给左右,更不会依赖任何广告主。

  FactWire在FringeBacker众筹网站上进行60天的募款,结果有超过2000位的民众愿意掏出腰包,让FactWire顺利地达到了300万的目标金额,这结果告诉我们,不受左右的新闻已经不是梦想,它在吴晓东和大家的支持下,梦想成真了。传媒狐访问到吴晓东本人,以下为访问内容:

  传媒狐:FactWire短时间达到300万,破了香港纪录,你是如何让公众知道这个项目?甚至去营销这个项目?

  吴晓东:其实300万也是亚洲的纪录,上个打破纪录的是澳洲新闻网站,筹了大概一百多万港币。有两个方法,首先把我的背景说给公众听,我从哪里来,我做过什么事情,我是怎么样的记者,全部放到众筹网站上,发起人很重要,因为公众要去相信发起人有能力完成这件事,公布背景就是要让公众知道我有能力完成。马是野兽还是家禽

  第二就是通过Facebook,我在上面宣布事项,也透过Facebook即时回答了很多人的问题,有人就问,这些钱要拿来招人,你会不会把你自己也招进去,然后工资又是最高的,我想他们可能没详细看企画书,因为企划书里就说了,招的人不包括我自己,如果我真的在里面工作的话,也是做义工,这是我对公众的承诺。

  传媒狐:除了公布背景和营销Facebook外,香港媒体是不是也帮了很大的忙?

  吴晓东:其实一开始我拒绝很多采访,因为我觉得不应该用FactWire来宣传自己,而且也很难避免说到我经营的图片社,好像在打免费广告,后来朋友跟我说你应该放开,他说如果我希望众筹成功,就要放开给他们写,不然最后就只有同行或朋友知道,这样支持就会有限,后来我思考过后,还是决定放开。

  七月份时,很多香港主流报纸、杂志和电台都很感兴趣,主动找我做采访,几乎每一天都有一到两个记者找我采访,而且保持每天至少一个报纸或平台有Factwire的消息,大众媒体让公众从知道变成了解,再从了解变成行动支持。我上过商业电台和香港电台早上的黄金时段,录完节目后,捐款都有很可观的增长,最后又上了香港电台老牌纪录片节目,在翡翠台晚上七点的黄金时段拨出,捐款爆炸性上升,节目拨出后六个小时,增加了108个捐款人,钱多了10万块,甚至在当天凌晨还继续增加,隔一天就冲破300万。

  传媒狐:就我观察,香港媒体普遍对立严重,香港媒体为什么对FacetWire有如此一致的支持态度?

  吴晓东:其实我也搞不懂,我的想法也跟你一样,刚开始也觉得应该没有媒体来采访我,因为我都在说香港媒体的一些问题,像是香港媒体受到资金限制等等,虽然说得很婉转,但都是针对他们。我问了一些同行,他们说FactWire在记者或编辑的心目中,是一个很好的事,所以都很支持。

  吴晓东:我在大学二年级时,进了《新报》的国际编译,当时做没多久,就发生了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从北京结束流亡生涯,回到金边的事,当时就问主编我可不可以自己出钱到那边采访这个新闻,我再把新闻传回来刊登,他答应了。我写完稿子后,马上用传真传回香港,第二天新报上面的头条新闻就写着,新报特派记者吴晓东传真,我看到后十分兴奋。《新报》有个特点,很多赛马的民众很喜欢买,因为它上面预测的马经很准,有次经过报摊旁边,看到很多人买《新报》,但只把马经拿起来,其他全部丢到垃圾桶里,只看马经,我当时看到很受打击,整个晚上花了这么多时间写的稿子,甚至还到金边采访,结果读者根本就不读。

  有个大学老师去无线电视台新闻部当副总监,他对我去金边印象深刻,毕业后就把我招进无线电视台,其实那时我很困惑,到底要留在新闻还是到电视去,不过一想到报纸被丢掉的打击后,还是去了电视台,一干就是九年。九年后,公司原本要升我到助理采访组,但就是待在办公室,没办法外出采访,我就离开了,当时有线电视新闻部中国组需要记者,新闻部总裁跟我接触后,我就过去当了两年驻北京的记者,现在主要在做亚洲新闻图片社。

  传媒狐:你在众筹网站上写道,不希望这个通讯社受到投资或是广告影响,过去有遇到类似的问题吗?

  吴晓东:我在当记者时,没遇到投资者干预的问题,但我看到现在香港媒体背后都需要投资者,网媒需要很多广告,背后都有商业的考量,所以广告跟投资者都会影响他们。如果FactWire是一个服务,而不是一盘生意的话,它的资金就必须很干净,唯一可以做到就是透过公众筹款,现在众筹文化也越来越被公众信任,他们喜欢你的想法,就会用钱去支持你,如果以后真的赚到钱,我们也不用分给股东,而是放到信托基金里,请更多的记者,或是在海外开更多办事处,一头一尾中特期期准,做一个世界性的通讯社。

  传媒狐:你在众筹网站说到路透、美联和法新三个指标通讯社,FactWire会做出什么样的效仿或区隔?

  吴晓东:我们也希望能做全球性通讯社,不是本地的通讯社,所以第一年就会双语发稿,有英文跟中文,但这是比较长远的愿景。短期之内,要先把通讯社的公信力做起来,因为通讯社的公信力就是它要卖的产品,公信力不够的话,没有人出钱买的,第一年要先把品牌做起来,而且是很公正的。为什么有些读者会觉得报纸的调查报道不好,有时候是觉得报纸有背景或政治立场,存心要打击某些人,所以我们的深度报道都必须要公正,以公众的利益为出发点。

  吴晓东:80%到90%是用来招聘最好的记者,下礼拜在Facebook会有两个星期的公开招聘,主要分调查、新闻和研究这三大组,所有对FactWire有兴趣的都可以登记,然后进行面试,其他资金则是用在律师帮我们做信托基金。

  吴晓东:我们对人格的要求很高,他不能有政党的背景,也不能有强烈的政治倾向,他们登记之后,我们会从他们的Facebook去看这个人平常发的东西,来了解他的政治倾向。经过考核后,再来就是看深度报道能力,还有语言能力,因为第一年会双语报道,所以部分记者会要求能用英语来做报道。

  吴晓东:我们还是不一样的,他们是网上媒体,但FactWire是通讯社,我们的报道一定是原创不会是翻译的,在营运方面,他们还一直在做公众筹款,我们这一轮完成之后,基本就会停止,如果未来还有人支持,可以直接把钱存到信托基金里。第二年我们就会像其他通讯社,把新闻向全球销售,包括中国大陆,如果他们愿意也是可以付费使用。